切换到宽版
  • 535阅读
  • 0回复

20年前的大学生由国家包分配,后来需要自己找工作,原因有哪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廉乃潞
 

滁州市乱小说录目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文|冷丝栏目|丝说大学专业与就业
      
      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家长,过去大多由国家分配工作,而如今,这些曾经被国家包分配的父母,他们的子女都是在大学毕业后自己找工作。
      

      
      很多人并不明白其中所蕴含的道理,你能想清楚这里面的原因吗?
      
      不同的两代人,经历了完全不同的大学毕业就业制度。
      
      所谓分配,这已经是历史名词了,计划经济时代的特定产物,物质匾乏时期对紧缺资源进行调控的一种手段。人才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稀有资源,国家按照招生计划对大学生统分统配,这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手段。
      
      毕业分配对于21世纪的大学生来说也许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名词,而在上个世纪90年代前,这却是每个大学生在毕业时最熟悉不过的了。
      
      举个简单的两代人例子:老李是1991年的某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毕业生,毕业后按照师范生“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的原则,他被分配到了家乡所在地县城关镇高中做教师。而在27年之后,也就是2018年,他的22岁的儿子小李也毕业于同一所师范大学,因为是非免费师范生,小李通过双向选择去了深圳一家大型公司上班。
      

      
      老李和小李,两代人大学毕业遭遇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就业体制。
      
      “服从国家分配”是当时老一代大学生毕业时需要遵守的最基本原则,不服从分配不仅意味着政治素质、思想品质上的不合格,同时也会遭遇户口打回原籍、不能享受相关大学毕业生待遇的后果, 内在和外在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
      
      20年前传统的国家包分配制度,有着很大的弊端。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确立,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大学毕业分配制度的弊端越来越突出了。这种弊端不仅体现在对人才的分配使用上,而且也向上延伸到了大学的教育与培养方面。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末,“60分万岁”是大学里路人皆知的口号,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国家的包分配,同时意味着要用铁饭碗去养活一些认为考上大学就是十年寒窗的终点的“闲人懒汉”。因此,分配制度对于许多真正的人才和用人单位而言就是一种风险了。在确定毕业生分配方案时,作为大部分用人单位而言,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主管部门报计划,至于主管部门会把什么样的人分配过来,那也无从得知,有点靠运气了。
      

      
      而对于毕业生来说,同样存在一些风险,比如,当年很多优秀学生不愿意报考师范院校,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的师范生毕业分配原则,也就是说,你的出身地决定了你的分配学校,至于你在大学里学到了多大的本领,这和你的就业没有关系。
      
      经过10多年的探索,“双向选择”“自主择业”的制度基本确立。
      
      “冷丝说人文教育”还要指出的是,1994年逐步建立起了高校“学生缴纳部分培养费用、毕业后多数人自主择业”的机制,到1997年,基本实现招生收费并轨,这进一步加速了就业机制的变革。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委为高校毕业生就业制度改革划定日程:“并轨”(即全部缴费上学)后所招的大学生原则上在本系统、本行业范围内自主择业;2000年基本实现高校毕业生就业制度改革。
      
      从1985年仅限于几所高校毕业生小范围内试验“双向选择”,比如,接受改革试验的先后有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中国海洋大学(当时是山东海洋学院)和北京大学等等高校,到20世纪90年代初,国家对高等教育就业体制的改革一直在不断探索中,这不仅是为了适应外部环境对人才的要求,同时也是为了从内部触动人才培养机制、使用机制的变革“供需见面,双向选择”的就业体制逐步浮出水面。
      

      
      尽管刚开始的“双向选择”多多少少还带着计划时代的痕迹,但毕竟己经迈出了这一步。十多年来,随着就业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与完善,在经历了毕业分配到双向选择、自主择业,我国的毕业生就业体制终于与市场经济体制实现了无缝对接。
      
      大学毕业生的培养、教育和就业,还需要进一步改革。
      
      就业制度市场化进程中的双轨并行阶段实现了两项重大制度突破:第一,人力资本投资从完全的国家承担转向了国家与个人共同承担;第二,界定了就业市场化领域中各主体的地位:国家承担宏观管理与指导职责,高等学校承担匹配职能并以市场为导向实施教育过程,用人单位选择毕业生,大学毕业生选择用人单位。
      
      但是,大学生就业的市场化实际上包含就业的市场化与教育的市场化。市场化强调自主权,在教育方面,包括高校自主权和学生自主权。劳动力市场关注的主要是专业或者就业能力,但高校并没有充分地行使调整专业的权利。
      

      
      关键依靠人力资本就业的学生,在高校求学过程中重新选专业难度也很大,学校根据劳动力市场调整专业的权限也很不充分,这种现象在公办高校更加突出。因此,在“冷丝说人文教育”看来,我国大学生就业制度的市场化改革并不完善,尚须深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